[HP][BD]蓝灰色眼睛的黑姑娘

 第一章


安德罗墨达。

 

秋夜清寒星空中的仙女座,位于北方,肉眼可见的那片白色雾般的星云;传说中美貌得得罪了海神波塞冬的埃塞俄比亚公主——

 

也是镜头前这个有着卷曲的黑色长发和深色皮肤,穿着嫩粉色的泡泡裙,眨巴一双蓝灰色的大眼睛表情娇俏的小女孩的名字。

 

德拉科·马尔福站在摄影师旁边盯着这位小姑娘头上亮闪闪的粉色蝴蝶结,忽然撑着头深深叹了口气。而后他再次上下打量这间梦幻装扮充满粉色泡泡的屋子,觉得有点头晕。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干什么?

 

没人注意他郁郁的神情和缭绕周身的低气压;这间摄影工作室的男摄影师和他的助理们团团围着镜头前娇俏可爱的小公主忙得正欢;这实在是个惹人喜爱的小姑娘,镜头感极佳,每一个动作都堪称完美,让不住按下快门的男巫不由得感慨自己坚持在对麻瓜科技半推半就的巫师界推广定格影像的正确:这世间刹那的美感是巨大而无可比拟的;而魔法世界人物照片中应激动作的破坏,是毁灭性的。

 

这一组主题的进展非常顺利。摄影师同她针对下一轮拍摄简单做了讲解,女孩听得很认真,乖巧地点头,而摄影师则笑得咧开嘴,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黑色卷发,转身去指挥新场景的布置。女孩站在原地揉捏了一会儿手里的泰迪熊,再抬头时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四周,而后找到目标,“Dad,我想吃蛋糕。”

 

德拉科从自我的世界回过神,低头时近距离看到那个让他头痛的粉红色蝴蝶结再次刺激了他的神经。他用手扶着额头叹了口气,这才蹲下身冲着小女孩微笑:“安德,额,拍摄结束了吗?”

                             

小女孩点点头:“这一组结束了,摄影师叔叔说接下来还有一组。”

 

德拉科再次叹了口气。

 

小女孩敏锐地察觉眼前的青年叹息中的无奈、疲惫、烦躁……眼中瞬间蓄满泪水:“Dad,你讨厌安德了吗?”

 

德拉科顿时手足无措,“不不不不……当然不是,亲爱的。”他放轻声音试图安慰,但显然他的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女孩还是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德拉科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不是个合适的安慰者,特别是面对女性——这从许久之前,他还是个把每根额发都一丝不苟地用发蜡贴在头上、骄傲的金发小男孩时就是如此;而显然,时隔多年,他于此也并没有什么长进。

                                                             

德拉科觉得自己头痛更甚——这个症状在不久前他到达波尔多挂满紫红色赤霞珠的新马尔福庄园,从他父母那里领来这个与他有着亲厚血缘的黑发深皮肤的小女孩开始,就时作时停。

 

他们之间果真有着情形难说而又却有其实的血缘——是的,尽管德拉科一度不愿意承认,但这就是他曾经造就的事实。他在小女孩出生不久便远走他乡,时隔十一年的再见,彼此都是实实在在的陌生人。离开父母的十多年,德拉科早已惯于同习性各色的陌生人你来我往;但当他人刚刚站在不甚熟悉的波尔多庄园的土地上,心绪还未安定,眼前便突然出现一个眼睛亮晶晶地喊他“Dad”的小姑娘——还有着于他而言过于熟悉的长相。他也只能僵硬地伸出双手迎合着抱住她,大脑一片空白——直到纳西莎到来才解困。

 

德拉科自觉不是个讨人喜欢的人;除了卢修斯和纳西莎,许多年来他总是被讨厌的那个;而后来从助理口中听说的,商人们口中“伪善的马尔福先生”这个绰号,显然也证明他的一如既往。但面对安德——他第一次这样仔细地观察一个女孩:她那双同自己十分相似、却像小狗一样的眼睛,总是亮晶晶地追寻着自己的身影,用着软绵绵的嗓音叫着Dad,而后捧着自己最喜爱的食物或其他什么,首先送到他面前。她还会强撑着睡意,眨着眼睛要求他继续讲下一个床边故事,只是想让受了纳西莎嘱托、僵着笑脸来的他可以多和她待一会儿——虽然最终还是撑不住在他怀中睡去。德拉科静静望着她的睡颜,心中却为她毫无隔阂的亲近而惊奇。这未曾谋面的十一年像是从未有过,安德就如同一只固执的小兽,用她殊于他人的亲爱热烈地笼罩着他,这让早已惯于一颗冷漠的心与人隔阂的德拉科也无法不软下心来,悄悄地移动手臂,让小女孩更舒服地睡在他怀里。

 

他想,那大概就是天然的父女之间的亲爱;就如大战中纳西莎的临阵倒戈,就如战后审判时卢修斯扔开魔杖,朝着他曾经不屑一顾的人低下了头颅。这是父母天然对子女的亲爱;而子女也是如此。

 

于是纳西莎饶有兴趣地看着德拉科拿出十二分的耐心来陪伴小女孩;玩耍,逛街,还有,陪着她拍写真——尽管这是在逛街时被一个打扮奇怪的摄影师诚恳请求,而安德又果真有兴趣才答应的事。马尔福家从前惯于拍照见报,对这类事情见怪不怪;但等到真的到达拍摄场地德拉科才不得不承认,这个太过甜蜜的氛围对于他而言实在是个折磨。他果断拒绝了摄影师参与其中的邀请,在安德看不见的地方黑着一张脸——

 

他也曾是个母亲口中甜蜜的小家伙,窝在母亲怀里撒娇,喜爱能甜掉牙的水果软糖;但那都是许久以前的事了。在作为救世主同窗那些年的经历足以让他们那些人快速地成长,更何况后来真枪实刀的大战;鲜血与人心的诡谲洗礼了还年少的心。在德拉科看来,自那时起整个世界仿佛笼罩在一片沉暮的灰,偶尔转晴,很快又拢了上来。那些亮丽的色彩在此变得更为晦暗;他开始热衷于黑色,对那些欢悦梦幻的,弃如敝履。

 

德拉科拥着安德又低声安慰了一会儿,小女孩似乎并不是要为难父亲,终于很快露出了笑脸。而后安德在摄影师的招呼下跑到一边继续拍摄,离开之前和父亲定下结束之后一起去吃草莓蛋糕的约定。

 

德拉科如释重负地站起身,眼睛瞧着小女孩被化妆师带去换衣服的方向,身后忽然有人叫他:“马尔福……额。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闻声回头,看见站在那的人时有一瞬惊讶,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而后才站正身子回答,“你好,波特先生。”

 

是那位闻名遐迩的救世主,哈利·波特。

 

“咳,”哈利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而后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份羊皮纸,“马尔福先生,我是代表傲罗司民事部就之前联系时所说的,额,关于安德罗墨达·马尔福小姐双亲认证的事……与你进行确认。”

 

德拉科点点头,这确实是在他回到英国之后便接到的一份通告——事实上,他也是因此才回来的;在安德收到通知信的十一岁。

                                                          

每个小巫师在接到霍格沃兹的来信的同时需要接受亲子魔法以确定家族的传承。这并非是囿于血统论的保守而愚昧的思想,而是中世纪时巫师所遭受的非人迫害,使得巫师们更注重血脉和魔法的延续,在霍格沃兹建立之后,亲子魔法作为传统一直延续至今。尽管后来走样的唯血缘论支持者造就了那场悲壮的巫师战争,如今却更多地是作为学术以及管理而使用。而德拉科被找上门的这项确认工作,正基于安德罗墨达双亲的特殊性——

 

曾为食死徒的纯血种。

 

大战已经过去了十多年,“纯血至上”已然成为笑谈。但当局不会因此而松懈;这些曾经作为极端分子的“纯血混蛋”,在接受过应有的惩罚后,仍然被时刻忌惮。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尽管我们之中有纯血种、混血种或者哑炮,但同样作为魔法世界的公民……社会的稳定需要我们……额,共同维护……”

 

德拉科稍稍翘起嘴角看着哈利艰难地念着一段官话,嘴上还是冷漠地应和,脑袋里却在回忆之前听说的,关于救世主在傲罗司艰难的升职经历——如今更因为激怒了直属上司,一场破坏力惊人的搏斗后被下放到大多是小姑娘的民事部反省。德拉科看着眼前的男人,高大健壮,被尽力梳成背头却还四处支棱的卷发和差强人意的西装革履显然透露出主人对这样板正工作的不适。

 

这让德拉科的心情忽然愉悦了起来。

 

另一边,哈利终于读完了公文:“马尔福先生,接下来请你同我一起到傲罗司接受魔法检验。”

 

德拉科摇摇头,“恐怕不行……我已经和女儿有约在先了。和孩子的约定不能随意打破,你说对吗,波特先生?”德拉科注意到哈利偷偷撇了撇嘴,淡淡说出了后半句话,“况且,在我接收到的贵司的通知信中并未有这样迫切的时间要求——以及,你是如何知晓我身在何处,这也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哈利有些心虚。一是他并不擅长这些公文工作,二是办事的对象是马尔福——无论哪一条都让他头痛,更何况这是两者兼有的情况。所以在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哈利几乎是爆发了双倍的工作热情,想尽快将这件事解决——这是某个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混蛋给他下的绊子。他是使了一点不光彩的法子——在德拉科一到达伦敦,哈利便早靠着他久来的声名和友谊请人替他留意这位故人的行踪;再加上综丝这个天然的追踪器,考虑到马尔福家历来的对子女的溺爱,哈利得以第一时间知晓德拉科父女的所在,以尽快解决这个让他头疼的工作。严肃来说这个行为侵犯了巫师的隐私权,但哈利努力地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做了。

 

他呼出一口气,稍稍扯开领带,一只手打乱了规整过的额发,“嘿,我说,马尔福。”哈利有些不耐烦,“我以为作为多年的敌人,我们至少有一件事是能达成共识的——那就是我不想看见你这张脸,正如你不愿意见到我一样。我认为我们最好快点把这件事解决掉,这对你我而言都是最好的选择。”

 

德拉科有些高兴地见到对方烦躁的表情:多年的商人生涯让他知道该怎样掌握事态的主动权,而哈利一直以来名声和行事上的顺风顺水让他始终学不会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这话有些伤人了。”德拉科换上一副无奈的笑容,“我以为年少时幼稚的过错在时隔十一年的现在多少可以获得原谅,但看起来,好像是我自以为是了。”

 

德拉科看着对方一瞬间诧异而惊悚的表情愉悦更加。但他很快决定结束这个有些幼稚的游戏:因为比刚才更为顺利结束了拍摄的安德正朝着他跑来。德拉科伸出双手接住这枚粉红色的小炮弹,很随意地朝着一边的哈利说道:“我记得信里说这项认证并非一次就能完成的,而第一次的检验是为了确认双方的身份。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的确没有必要单独跑一趟,我直接告诉你吧。

 

“安德罗墨达的父母之一是我,德拉科·马尔福,另外一位——

 

“是布雷斯·扎比尼……扎比尼先生。”

tbc

----------------

啦啦啦啦写个BD的中长篇!小姑娘的名字感谢围巾幔太太赐名~【这之间间隔了半年【。【估计太太已经不记得了quq

本来就不擅长欧风好久没写感觉更不会写了……OTZ

评论(5)
热度(40)

© 周山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