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BD]蓝灰色眼睛的黑姑娘

 第二章

 

布雷斯·扎比尼在公司清晨的电梯里碰见了位这个时候不常见的熟人。

 

“潘西?”

 

潘西·帕金森踩着高跟鞋踏进电梯,笑着摘下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冲着布雷斯打招呼:“早上好,扎比尼主编。”

 

布雷斯按下关门的按钮,“早上好,帕金森副主编。作为你的直属上司,我很高兴能看见你准时出现在公司——不过,我必须承认,这真是稀奇。”

                                                             

潘西站在他身边揉了揉眉头,“不客气亲爱的,作为一个刚刚度过一个迷人夜晚的夜间生物,我原本是不打算这么早来的——如果不是有件事太过劲爆。我说,你还没有打开你今天的信件吧?”

 

电梯在此时“叮”地一声打开门,豁然出现在门前的一片墙壁上闪烁着扭曲的魔法字符,大概可以认出写的是Magic Fashion Show三个字。布雷斯和潘西从电梯里走出来,对后者的问题有些不解:“当然,我又不是你,工作上的信件肯定是要在办公室处理。发生什么事了吗?”

                                                             

两个人路过几间装修夸张的房间,顺便同里面正在忙碌的工作人员致意;而对方也对稀罕出现在白天的潘西表示惊喜,也有几位男士递出了得体的秋波——

 

这是位于英国伦敦的时尚杂志《Magic Fashion Show》编辑部,主要面向于年轻的和追逐靓丽的男女巫师,发行于全球几十个国家,旨在引领魔法世界的时尚潮流。这本杂志最初创立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但不瘟不火,被叫做“摩金夫人长袍店的导购书”,显然在“Fashion”方面并不如人意。大战后第四年,杂志社被新股东扎比尼夫人及儿子布雷斯·扎比尼接手,编辑部搬到对角巷新建的一座现代风格的高楼建筑里,至此揭开新篇。

 

穿过走廊,最终到达的一扇门就是布雷斯的办公室。布雷斯按过密码锁,下一秒扶上把手的手却被潘西的“第六感”按住:“等一下。”潘西扶住把手,“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布雷斯看了看她,手上慢慢使出动作,在听到“咔嗒”一声之后,两人默契的放开手,连退几步。门缓缓开放,突然几道黑影从门缝中冲出。

 

一瞬间,布雷斯护着潘西躲到一边,而后才仔细看向刚刚冲出来的东西,“……猫头鹰?”

 

络绎飞出的猫头鹰在两人头顶徘徊;布雷斯伸出魔杖抵挡它们的啄抓,却被更激烈地集体攻击——直到他狼狈使出的攻击魔法在混战中打落了其中几只,这才让余下的猫头鹰消停下来,逃到四处落脚。

 

布雷斯懊恼地捋着被打乱的发型,“梅林的袜子,这究竟是谁搞的鬼!”

 

潘西却拎起一只猫头鹰仔细查看,很快在对方的腿上发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是公共猫头鹰。”她指着腿环说道。

 

“什么?难道是……恶意攻击?”布雷斯有些震惊,“哦……让我想想我最近得罪了谁……某个议员不争气的小儿子?还是《预言家日报》娱乐版那个花孔雀?”

 

“我猜,都不是。”潘西转身朝办公室走去,“进去看看。”

                                  

两人走进办公室,毫不意外地见到乱糟糟到处的猫头鹰的羽毛——还看见羽毛中间,山一样叠摞起来的信封。

                                                                                     

潘西率先走到桌子旁拆开其中的一封信,在看见信封中的东西时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果然是这样。”

                                          

“什么?潘西你知道什么?”布雷斯站到她身边,看着堆满桌子的信封不解,“我不记得最近又有什么读者反馈或者海选的活动……就算有,也不应该寄到我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潘西却笑嘻嘻地翻看从信封里拿出来的纸片,“布雷斯,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曾经拿着麻瓜照相机来应聘的男巫?”

 

“那个人?”因为潘西所提及的那个举止异常怪异的人给他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布雷斯很快就回忆起来,“就是那个说什么,要在魔法世界推广什么定格美感的纯血种?叫什么,里奇?”

 

“约翰·杜拉斯·里奇。”

 

“对,就是他。”布雷斯点点头,“所以,你的意思……是他?”

 

潘西把手里的纸片递到他眼前,而后拿出魔杖使出了一个探测魔法,“没有魔法波动?”布雷斯恍然说道。

                                                       

“是的,”潘西收回魔杖,“这是麻瓜的东西。相片纸,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布雷斯接过那一打照片,“我真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如果他钟爱他所谓的‘定格艺术’,大可直接去麻瓜世界当摄影师,为什么非要纠缠我们?”

                                                        

他看了看四周一片狼狈,怒气冲冲地把相片摔在桌子上,“还把我的办公室搞得一团糟!无妄之灾!”

                                                 

潘西慢悠悠地拆着桌子上其他的信封,“所幸早上我准备睡觉的时候随手拆了一封信,不然你现在大概觉得自己是遇到了勒索。”她顿了顿,看了看四周又向桌子,“好吧,这大概就是勒索?”

 

布雷斯一脸莫名其妙地看她,“你在说什么?”

 

“亲爱的布雷斯,你居然没有发现吗?”潘西用一个悬浮咒让相片浮在半空,而后用飞来咒把挂在墙上的一面镜子拿在手中,“你难道不觉得,照片上的人很眼熟吗?”

 

布雷斯这时候才仔细观察起那几张麻瓜相片上的人:是个约莫十岁的小女孩,显眼而均匀的深色皮肤,黑色的卷发被扎成俏皮的辫子,周围拥着细碎的花朵——却异常的,有着一双颜色显得过于淡薄的、灰蓝色的眼睛。照片上的她穿着粉嫩的泡泡裙,怀里搂着一个毛茸茸的泰迪熊,冲着镜头甜甜地微笑;“嘿,”布雷斯点点头称赞,“虽然这个里奇人不怎么靠谱,但是找模特的眼光还是不错嘛。你觉得呢,潘西?”

                                                      

潘西抱着胸站在一边翻了个白眼。好在下一秒她这位老朋友终于盯着镜子反应过来:“……恕我冒昧,从这位小姑娘的长相来看,似乎很和我有一些血缘上的,关联?”

 

“就是这样。”潘西挥起魔杖把桌子上剩下的信封拆开,除去零散的一些羊皮纸文件,其余四散在桌子上,都是这个深肤色女孩的照片,“我也收到了好几封这些照片,当然,没有你收到的这么,壮观。我猜他大概不会放过你,果然我没有猜错。”

 

布雷斯把照片握在手里仔细看了又看,“……你知道的潘西,我的父亲并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我也不觉得我有什么亲近的远亲……值得他做出这种看起来像威胁的事来。”

 

“我猜……他大概是觉得,这应该是你的私生女?毕竟,你们看起来真的很像。除了眼睛。”潘西说道。

 

“开什么玩笑。”布雷斯语气略带嘲讽,“如果我能对女孩有反应,我的私生女的母亲肯定是叫潘西·帕金森。”

 

“然而你的‘私生女’的母亲现在叫‘其名不详’。”潘西摆摆魔杖用了一个“恢复如新”,转身坐在布雷斯宽阔舒坦的座椅上,“布雷斯,我发现你今天的精神状态不佳——发生什么事了?”

 

布雷斯放下照片叹了口气,“不止是今天。我已经被那个波特烦了好几天——还有那个格兰杰!”

 

“梅林,你怎么招惹上救世主了?”

 

“我也想不明白——但我猜,应该还是和伏地魔那些事有关系。我一提到这个,波特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潘西也开始思考,“抱歉,我不能理解……比起我们,那时候你可是足够‘安分守己’了。有什么值得他们耿耿于怀到现在?”

 

布雷斯摇头,“我当然没有那个价值让他们在时隔十一年还记得。但是德拉科——他是有的。”

 

潘西听到德拉科的名字有一瞬间的疑惑:“什么?”

 

“毕竟比起高尔和克拉布,在帮助德拉科在‘审判前逃跑’这件事上,我的嫌疑最大。”布雷斯把身体靠在桌沿上斜斜倚着,“虽然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为什么逃跑,去了哪里——甚至一逃就是十一年。他明明可以免于处罚的不是吗?连卢修斯·马尔福都毫发无损地从阿兹卡班出来了。”

 

潘西在他身后似乎陷入沉思,并没有回应。

 

“潘西?”过了不久潘西被布雷斯从沉思中唤醒,“你想起什么了吗?”

 

潘西摇摇头,“我怎么会知道什么有用的东西,那时候你们这些男孩之间的小秘密多得简直让我嫉妒——你不知道的事,更何况我。”

 

这话并没有让布雷斯开解,他皱着眉头思考:“是又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额,关于这个,我觉得你大概不用这么担心。因为……”潘西犹犹豫豫地说道,“德拉科已经回来了。”

 

面对布雷斯惊讶的表情她又补充了一句,“就在前几天。我也是才知道不久。”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布雷斯不解。

 

“这我怎么会知道,我说过,那时候你们这些男孩之间的小秘密……”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布雷斯摆摆手,“那么,我大概是能在救世主那里见到德拉科了?”

 

“嘿,为什么不是我们一起约出来喝下午茶?”潘西不满。

 

“嗯,这听起来更不错。我去和波特约定时间见面,之后我会带德拉科和你汇合。”

 

“……嘿,布雷斯,”潘西无奈地笑出声,“你知道吗?你现在简直像个和丈夫久别相见的妇人,雀跃得完全不像样!”

 

“大概吧。”布雷斯满不在乎地摊了摊手,下一秒人就已经站在门口,推开门准备出去——

 

“要知道,作为一个负责的男人,这个答案我等了太久了!”

tbc

-----------

备个注:孩子不是布雷斯生的_(:з」∠)_

在杂志的设定上卡了一个礼拜,然而固执地认为布雷斯适合这个设定……温情小开什么的【大雾】反倒是扎比尼夫人我觉得更合适当金融巨头,布雷斯搞一搞时尚什么的很合适【点头

评论
热度(16)

© 周山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