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BD]蓝灰色眼睛的黑姑娘

第三章

 

一个风和日丽的清静上午。

 

平斯夫人推开窗户,坐在窗前斟着一杯浓醇的传统口味的咖啡,享受这份少有的,没有动不动就惹事的小坏蛋们聒噪的安宁时候——大孩子们纷纷去了霍格莫德,而低年级的似乎是有了什么共同的新兴趣,也不会到这儿来打扰她。无论如何,这真是个再好不过的时候。

 

就在这时,她敏锐地察觉到大门那里有什么微妙的声响。她放下杯子,快步走到门前,警惕地问道:“谁在那里?”

 

“额,您好,许久不见,平斯夫人。”哈利缓慢地从门边露出自己,悄悄抹平衣服上的褶皱,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是个靠谱严肃的模样:“您还和从前一样,这真让人惊讶。”

 

“哦,哈利·波特,原来是你,黄金男孩。”平斯夫人用平板的声音对此做了回应,“你也和从前一样让人提心吊胆,这真让人惊讶。”

 

哈利被噎了一下,但好在他对此已习以为常;他摸摸鼻子,“那个,我是来找,赫敏……韦斯莱教授的,她经常在图书馆,您是知道的。”

 

这句话成功地让平斯夫人黑下脸来:“哦,你是说那位即使已经为人师表却还视规章于无物,任性妄为的韦斯莱女士?是的,她是在这儿。”而后她僵硬地伸出手指了一个方向,“请吧。”

 

哈利假笑着向她点头道谢,很快钻进书架之间的空隙里,而后轻易地在角落成堆的书山里找到那一如既往蓬松的棕发,“Mione,”哈利嘶声唤她,不想让那位麻烦的夫人捉到把柄,“Mione,醒醒!”

 

赫敏把搭在脸上的书拉到胸口,抬眼看见自己的“黄金老友”:“哦,哈利……好久不见……”

 

“你睡糊涂了,我们上个礼拜还见过面,”哈利帮她把身边乱堆的书挪到一边,让她能站起身伸个懒腰,“我听罗恩说你好几天没回家,你是遇见什么难题了吗?”

 

赫敏撑着桌子晃了晃脑袋:“难题?对,的确是个难题。我翻遍了图书馆里与历史相关的书和羊皮卷,只在10世纪的相关内容里有似乎是男性巫师间生子的记述:‘时刻处于追杀中的巫师们学会了以魔法的形式缔结他们亲缘,延续他们的血脉,诞生新的希望。’Anyway,只有这一句话。就此我考虑这是否是巫师存在的‘超能力’造成了这样的改变,我又去翻了魔法理论的相关藏书,哦当然,包括黑魔法。很可惜,我找到的都是一些理论为操作服务的东西,因此并没有什么收获。

 

“我想大概只有圣芒戈能给我一点答案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做过相关的解剖实验。抱歉哈利,短时间我大概是不能帮上你什么了。”

 

哈利有些抱愧,“嘿Mione……你这几天一直在忙这件事吗?你不需要这样……”

 

赫敏抬头望了望她的老友:“哈利?这不算什么,我自己也很好奇。来吧,坐下和我说说看,你和扎比尼谈得怎么样?”

 

哈利坐下深深叹了口气:“不太好。他看起来似乎什么也不知道。”

 

“不知道?额,你有没有注意回避马尔福的事?”

 

“当然!这群斯莱特林简直像被下了不可违背咒,只要一提到马尔福就如临大敌——梅林的袜子,他们难道以为我们会像伏地魔那样对待他吗?”

 

哈利在一旁愤愤不平地抱怨,而赫敏却陷入了沉思,“我说,哈利,”她忽然打断他,“我一直想说——这件事会不会是马尔福在骗你们?”

 

“……什么?”哈利有些反应不过来。

 

“到目前为止,关于‘男巫生子’这件事依旧只是马尔福口中所说的而已。将近一千年时间都没有任何记载,也显然并非常识——而扎比尼对此也一无所知。他们是怎样完成这样一种——额你懂的,而如果是真的,这是否只会发生在纯血种的男巫师身上——但扎比尼为什么又是这样的态度?”赫敏觉得和好友谈论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尴尬,她清了清嗓子,“太多太多的问题了,哈利。我担心的是,这会不会是马尔福的遮掩,而它背后,掩藏着什么?”

 

“你是说……”哈利有些恍然。

 

“是!是。”赫敏皱紧了眉头,“他毕竟曾是——你知道的,即便已经过去了十年,这件事依旧是个敏感的问题——关于麻瓜,混血,纯血。它始终是个定时炸弹,即便十年前还有更早,已经爆炸过,结果异常惨烈;但我们都知道,那并不足以平息——

                              

“我们对自己知道得太少了。我们拥有魔力,遵从梅林,我们比麻瓜更轻易适应这个世界,却也曾虚弱得被麻瓜大肆追杀。我是个巫师,但曾经也是个麻瓜——所以,我是谁?”

 

哈利伸手按住赫敏的肩膀:“嘿Mione,放轻松,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已经不一样了,不是吗?我们——我们的声音都在被听到,每个人都在为更好的未来而努力,无论是麻瓜,混血,纯血!我们有那么多纯血的战友,不是吗?

 

“——一切都会好的。”

 

赫敏捂着脸不语。又过了一会儿,她慢慢抬起头:“哈利,这件事我想和你一起追查下去,可以吗?”

 

“当然。”哈利点点头,“事实上,没有你的帮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问过扎比尼关于马尔福近十年的行踪问题,他却说这应该问我才对——这实在是太可笑,他们总爱做这种倒打一耙的事!”

 

“不,哈利。你觉得,这件事的症结到底是在谁身上?”

 

“德拉科·马尔福?”

 

“当然有他。但更重要的是,

 

“他和布雷斯·扎比尼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

汉娜·艾博注意坐在角落里的金发男人有段时间了。

 

一天前他突然出现在破釜酒吧的门前,细致的装扮和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他在这儿订了一个房间,而后就一直躲在屋子里,直到今天下午才坐到楼下,躲在角落里喝着一杯白水。但汉娜对他的注意并不仅于此:她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她想这个人或许是她快毕业时入学的、某个长相比较显眼的学弟,但等到晚上她和丈夫纳威·隆巴顿谈起那段“可歌可泣”的学生时代,却忽然想起那个人更像是一个快被她遗忘到脑后的同年:德拉科·马尔福。

 

对汉娜而言,德拉科·马尔福并不是什么值得刻骨铭心去记住的人,即便是大战白热化的当时,他也像是个疲惫不堪的走卒,张牙舞爪而一事无成。值得被记住的人太多太多,他实在是无关紧要;这在后来的审判时也可见一斑。尽管卢修斯·马尔福的审判反复磋磨了很长一段时间,德拉科·马尔福却在审判初期就被草草解除了监视,因而才出现了后期的他的神秘失踪——而这一度被认为是那群不死心的斯莱特林所留的后手。但即便是这件事,在风平浪静了十年之久后,如今也鲜有人提及了。

 

此时他的突然出现,让汉娜把这些即将忘却的过往又想了起来。她看了看登记名册上的“布鲁斯·利尔德”,觉得他是不是太过于轻佻,以至于这样堂而皇之地拿着假名字招摇过市。

 

她对此心生警觉,但德拉科·马尔福却一无所知。这个名字其实是属于他属下一个英国籍的巫师,在他还未打算大张旗鼓地回到伦敦的时候,借来方便行事的。

 

得益于巫师界消息传播的滞后,他在异乡开拓事业的决定并未因他的家族曾经侍奉第二代黑魔王而遭受太多偏见。事实上,得益于他出身的优越,以上流人士为目标的经营于他而言其实如鱼得水。但后来他并未拘泥于此;在名声被波及,路子不太通畅的时候。他先是去了美洲,而后转赴亚洲、非洲。他的想法大约是如同十五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在那之前,也就只有那些研究神奇生物的学者才爱这样四处乱跑。

 

所幸他的意图在多年经营下有所达成。不久前他将产业的链条带入法国,最后的目标当然还是伦敦。

 

他阔别这儿十一年;多年历经的风霜却让他早无了近乡情怯。回来没有多久,他已经开始着手和商人联合会的协商。

 

但对方对他这样坦荡的邀约却显得有些畏手畏脚;先是多种方式的拒绝,敌不过高额利润的诱惑后又对协商地点挑来挑去。最后对方选在破釜酒吧见面,却还要求德拉科做好必要的伪装。

 

德拉科很顺遂地答应,却在最终的决定时完全没有理会那个伪装的要求。他并不忌讳什么,也想让对方知道没什么需要忌讳。他的回归,势必是光明磊落的。

 

虽然曾经很久以来,这个词与“马尔福”这个姓氏总是不太相关。

 

所以当那位叫鲁迪·奥克森的混血巫师站在破釜酒吧门口不动声色地寻找时,德拉科很体贴地用一个金加隆让侍应生将对方请到自己的桌前,而后在对方有些发青的脸色中坦然地自我介绍,“您好奥克森会长,我是德拉科·马尔福,见到您很荣幸。”

 

奥克森沉着脸在他对面坐下,在侍应生点好单走开许久才嘶声说道:“马尔福先生,您是否还记得我们见面之前的约定?”

 

德拉科淡淡颔首:“当然记得。”

 

“那您怎么能……”

 

“奥克森会长。”德拉科打断道,“您是商人,却也经常和政府打交道,应该知道有些事情隐瞒起来并没有什么意义。过多的遮掩反而是授人以柄,不是吗?”

 

奥克森冷笑一声,摇了摇头,“你在外面悠闲的日子过得太多了,这么重要的事居然都能忘。魔法部对你的逮捕令还没有取消,你居然还敢这样招摇!”

 

“逮捕令?”德拉科有些疑惑。

 

奥克森似乎有些生气。他悄悄地向左右看了几次,朝德拉科摆了个姿势,“跟我走!”而后首先戴上帽子,故作无事地朝门外走去。而德拉科心领神会,过了一会儿才整理好自己起身出门。还未等他走到大门,不知从哪儿来的一只手忽然握住他的手臂,德拉科厌恶地回头想甩开握住自己的手,眼前人熟悉的模样却让他顿时惊讶得呆住。

 

“德拉科?果然是你!”

 

德拉科回过神,快速的移开视线,睫毛忍不住颤动。

 

“嘿……布雷斯。”他招呼道,

 

“……好久不见。”

 

tbc

---------

更新XDDD

我明明是想写个带娃的小甜饼为什么会搞成这样了【抓狂

好吧现在除了结局可控其他都【。

OTZ

很久没更新是因为复习考试去啦,考完试又生了好几天病,然而还是决定要在新年更新给自己开一个好头!我做到了!【激动

新的一年有很多期望,也希望在明年结尾的时候能给自己打一个漂亮的√。今年已经这样啦,还是要朝前看的!

祝看到的各位新年快乐~

评论(4)
热度(12)

© 周山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