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BD]蓝灰色眼睛的黑姑娘

 第四章

 

德拉科还记得他意气用事的少年时光所经历过的第一次当众的羞耻;那是来自于年少的救世主,众目睽睽地拒绝了他的友谊。离开英国的日子里他有时会独自琢磨这种感受,是种酸涩,混杂着恼怒,又或者些许不甘……

 

五味陈杂的感觉。

                                                        

似乎是从那时候起这种感受就开始长久地驻足于他的生命之中;囿于见识和思想,少年时候的他浅薄地将那些时刻认为是波特为首的混血种不识抬举。这种想法直到他五年级,直到黑魔王归来,直到邓布利多死去……直到最终,他才知道那其实是全然的否认与不屑为伍,是他的身份,他的立场;他曾经认为是至死不渝的事,在更多人看来其实都是错的。

 

他所不愿相信的更迭一如腐败但华贵的古堡坍塌掉它尚存的遮掩,裸露出早已枯朽的本身;就连他和父亲曾经认为不可打倒的“君王”,也倒坍在年轻的少年的脚下。那据说是预言中注定的未来,早已昭示这会是一场地覆天翻;而他所在的立场,注定走向这样一个终结。

 

但其实马尔福们一直以来的所为,在不胜繁盛的子息传承下得以历经几个世纪而始终站在英国魔法界权力的中心,正是因为他们更愿意顺势而为,准确地找到他们所能安稳站立的墙下,而后似是而非地摆出一个立场;就像《保密法》出台前后他们面对麻瓜的截然态度,却也并不足以妨碍他们私下同麻瓜通婚,以保证后代的健康。这一点,在卢修斯身上印证得清晰;就在不久的十年前,在大战行将结束的关头,他靠这个保全了自己,还有他的妻儿。

                                                                                

即便是由于卢修斯和纳西莎的纵容,德拉科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并未遵守这样的家族“素养”的教导同救世主有着起码说得过去的关系,反而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但在经历过死亡与战争的洗礼之后,面对战后家族声望锐降、商业艰难的情形,德拉科却逐渐显露出一个马尔福的能耐,用他那张天赋的、苍白而清瘦的形容,和马尔福式得体而疏离的微笑——唤起那些个素来有求必得的上流男女一点探索的心情。这有些做作,他承认。那些与他有竞争的商人或者颇有立场的年轻先生和小姐们就并不吃这一套,他们当面或者背后或嘲笑或讽刺他,“假笑的马尔福”,这确实给他带来些麻烦。但无论何时一个优雅谦逊的姿态总是让人无法去发作一些情绪;德拉科抓住了这个,然后借此达到一些以退为进的结果。

 

或许,如果他能早一点学会这个,许多事情都不会有现在的情形;如果他是一个体贴的、友好的德拉科·马尔福。但他想他现在应该是这样;就像当他面对的是哈利·波特,也肯“原谅”对方令人不齿的跟踪与恶劣的态度,和谐友好地对话——

 

“好久不见,这真让人意外,最近过得怎么样?”

 

——他当然能如此面对他亲爱的旧友。                  

 

“布雷斯?我们这么久没见,你不打算和我好好聊聊吗?”

 

但他的旧友却似乎并不想顺着他想要的来表现,只是静静地、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他坦然的姿态慢慢在这种注视下瑟缩起来;他别开眼,所幸这是一间咖啡厅里小小的包间,周围并没有其他人能看见他的慌张。

 

但这些都看在他的旧友眼里。

 

布雷斯觉得他这位消失许久的“好友”似乎是真的有事瞒着他;就如波特所说的那样,他被“蒙蔽了一些事情”,那是来自于他所认为“值得信赖”的朋友们。当然,布雷斯是认为前救世主对斯莱特林的友情依旧误解颇多的,比如说,“信赖”。诚然,当尚处于监视下的德拉科通过家养小精灵求他帮忙买一张开往法国的船票——他那时为避免被牵连闭门不出,但发现要求仅仅如此时照做了。这让他在随后多次被傲罗访问;还在不久前,十年后的现在又被想起。当然,无论何时他们都是一无所得——布雷斯并不知道德拉科为何会离开;他后来才得知的,在监视被解除,德拉科已经毫无危险的时候。至于傲罗们一直怀疑的,所谓伏地魔的后手,他觉得那更是无稽之谈。尽管马尔福们一直以来都以血统卫道士的面目示人,但实际上他们是怎样见风使舵的“毫无立场”,在与德拉科相处多年获得的一些认知,让他并不认为德拉科是能做出这样忠诚的事的人。

 

事实上,他并不认为德拉科所隐瞒的一些事——倘若有,与他有什么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毫不稀奇,也于他无碍。但让他意外的是,德拉科似乎在刻意地回避他;并不隐秘却又对他避之不及的回归,又在他们“偶然地”碰面时用一种极为虚伪的表现和他说话。如果说那是他在外多年惯为的伪装,又为什么在他们短暂的会面中这样轻易地显露出自己的忐忑?

 

——他在紧张;心虚得连最惯用的表情都无法维持。

 

嘿?为什么?

 

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亏欠。

 

布雷斯悄悄放松了表情,“嘿,德拉科,你变化可真大。”他说,“你刚刚站在那,大概能迷晕一群小姑娘。”

 

德拉科有些意外,但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谢谢你的夸奖,”他按捺着心跳,装作仔细打量对方,“你倒是和从前没什么太大变化——这个打扮是要去,约会?”

 

“关于这个,好吧我坦诚一点——原本是的,”布雷斯漫不经心地拂了下袖口不存在的灰尘,“可惜的是我们刚刚吵架了——为了下期杂志的封面模特。”

 

“杂志?”德拉科先是有些疑惑,但很快反应过来,“哦,我知道那个!我在很多地方都看到过,卖得很好,甚至可以说是热销。我真得承认,你在这方面是个天才。”

 

“真荣幸你也看过。”布雷斯挑眉,“我还以为你更愿意把自己裹在那些量体裁衣的古板款式里,就像你身上穿的那个——虽然你把它穿得还不错,但是伙计,你过时了。”

 

“我不想和你一见面就吵架,布雷斯。”德拉科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还不如讲一讲你的恋情——她是你的同事?”

 

“……不。”布雷斯摆了下手,而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她……她是,我的‘明星’。”

 

德拉科被这个称呼狠狠地震惊了,“你说什么?”

 

“就像你想的那样……她是我一手发掘出来的,开端于一场,偶遇,就像我今天在路上捉到你一样。”

 

“别拿我做比喻!”德拉科打断道。

 

“好吧好吧,嗯……她那时像是个会发光的家伙,就像……咳,我一下子被她吸引住了。我拦住她,问她是否愿意做杂志的签约模特,她却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本杂志,也没有什么兴趣。”

 

“所以?”

 

“我觉得我遭到了挑战。”

 

“好吧,我能理解,一本声名远扬的时尚杂志的主编,和一个不懂时尚的少女。绝佳的搭配。”

 

“没错,就是这样。”布雷斯赞同地点头,“在我的努力之下,他、她同意成为了杂志的签约模特。你应该见过,她出镜的次数挺多的,人气也很高。”

 

“我,咳,我只是偶尔会买一本来看看,对上面的人并不熟悉。”德拉科干巴巴地回道。

 

“嘿,德拉科,别这样,你需要好好关注一下自己的外表。需不需要我赠送给你一年份的杂志?”

 

“敬谢不敏。话说回来,难道我不应该得到永久免费的资格吗?”

 

布雷斯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再次认真打量他,“嘿,德拉科,这么多年你身上发生了什么,马尔福小少爷竟然也会为这样的小恩小惠斤斤计较了?”

 

德拉科耸耸肩,拿起桌子上放了有一会儿的咖啡浅浅尝了一口,“啧,这有些凉了。”他看向坐在对面的布雷斯,却看见对方极不优雅地打了个响指,“冰咖啡。”

 

德拉科有些震惊于对方的改变;但他还是摇了摇铃,请服务员重新送来一杯。但随着服务员一起进门的还有一个男子,穿着朴素的长袍,长相却极为英俊,异常浓黑的眉毛和眼睫透露出他的中东血统。

 

他一进门就朝着布雷斯的方向走过去,“布雷斯,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但他随后发现了坐在对面的德拉科,忽然露出一种心领神会的表情,“哦,我明白了。这才是对的。这早就该结束了,布雷斯。”

 

他说完就转身从包间离开,但还坐在桌边的两个人和站在一边的服务员都还处于一种震惊之中。

 

“……他说什么?”德拉科努力地打破寂静。

 

布雷斯看了看已经被关上的门,像是才清醒一样“哦”了一声。

 

“这个很好解释。”他回过头,用一种认真的眼神看向德拉科,

 

“我失恋了。”

 

·

 

安德罗墨达坐在空无一人屋子的沙发上和手里抱着的,扎着粉红色蝴蝶结的玩具熊说话。

 

“Teddy,Dad什么时候回来呀?”

 

“你不知道吗?哦你太没用了,我们前天晚上不是偷偷听过他的电话了吗?”

 

“你说什么?你忘记了?哦,那我提醒你吧,Dad说他要和政府的人做一点交易,他会尽量在一天内回来,也就是今天晚上。”

 

“哦,你说他说了别的?”

 

“嗯……是的,你说的对。他说过,要是他今天晚上不能回来,会有别人来照顾我。”

 

“哦好吧,还有你,是我们。”

 

“但是,”安德爬下沙发,走到窗台边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Dad什么才能回来呀……”

 

就在这时,一楼的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安德飞快地爬下楼梯,站在门口,认真地盯着还在被敲响的门一动不动。

 

门又被敲响了一会儿,门外的人像是放弃了,停了下来。但随后响起了轻轻的、钥匙碰撞的声音,安德一下子分辨出那是什么,“Dad!”

 

门被推开,出现在她眼前的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Dad,一个身材高挑衣着前卫的黑发女人和她对上了视线。

 

“嘿,德拉科的宝贝安德,你可和你爸爸真不像,”黑发女人惊讶地摘下自己的墨镜,起身凑到女孩的面前,微笑道,“你的Dad今天不能回家了,我是来照顾你的帕金森阿姨。”

 

安德认真地看着她,“我不需要照顾,我有家养小精灵。

 

“……还、还有Teddy!”

 

潘西却突然笑出了声,“好吧好吧,你和你爸爸还是很像的。”

 

听到这句话,安德的眼睛忽然亮了,“真的吗?”

 

这让潘西笑得更欢。

 

“当然,非常像。”

-tbc-

-----------

下雪了!瑞雪兆丰年!当更新!

更完了!睡觉!

评论(3)
热度(26)

© 周山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