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行走】【菲利普x杰夫】高处的风景

让-弗朗西斯·杰夫大概永远会记住这一天;

 

1974年的8月7日。

 

作为一名站在距离地面不过一英寸高的板凳上就会瑟瑟发抖甚至头晕目眩的恐高症者,这一天,他跨越了大西洋,站在纽约世贸大厦北栋110层的楼顶上,亲眼目睹了他伟大的朋友,菲利普·帕特这一场震惊了整个世界的世纪演出——

 

在双子星南北两栋的楼顶上架设钢丝,在晨光中踏上绳索,于云中行走。

 

全世界都在为他喝彩——即便表演结束之后,他们被铐上手铐,扭送到警察局,但这些口声声地念着联邦法条的警官也忍不住扔开公文,冲着面前这位伟大的“违法者”脱帽致敬,“先生,大概我这一生再也不会看到如你这般震撼人心的演出了。”

 

是的,震撼人心。但自始至终目睹这一切的杰夫,却依旧记得菲利普站在四百米高的虚空中,自如,怡然;他还记得菲利普在之前每一次集会上谈论行动时迷醉一般的狂热;还有,那个他学会的第一个英语形容词:

 

Beautiful。

 

美丽至极。

 

 

飞机缓慢地越过对流层,杰夫盯着窗外,云层开始聚拢。忽然他惊喜地叫起刚刚罩上眼罩躺下的让-路易,“路易,你看!”他的手指着窗外。

 

让-路易俯下身凑到窗前,云层中间,两个屋顶在云层中若隐若现。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嘿,双子星!”他咧开嘴笑出了声,“真是高大的建筑啊……等等,杰夫,你的恐高症好了?”

 

杰夫后知后觉地又朝外看了一眼,“哦……也许?”但他很快转过了头,像是心有余悸地捂住了胸口。

 

让-路易见状靠在椅背上,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但很快,笑声变成了叹息一般的感慨,“真想不到啊……居然成功了。他真是个天才,无以伦比……我真是爱他……简直不能自拔。”

 

杰夫也同他一样靠在椅背上,慢慢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恍然发现,这是多么不同凡响的经历。如他这样连英语都不会说的乡村数学教师,甚至还是重度恐高症患者,居然亲身参与促成了这场跨国高空行走演出,即便这些经历早在这一刻前就已成为过去式,他自己也不曾在这件举世轰动的演出中留下只言片语的记录,但这种兴奋、满足的感觉,却依然能让他感觉到心口的滚烫。

 

“我也爱他。”他说。

 

“哈哈,是啊,我们都爱他。”让-路易感喟地接道。

 

杰夫转过头又看向窗外,茫茫的一片,就仿若虚空。

 

“是啊。我们都爱他。”

 

他说。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他们再次回到了巴黎。而后经汽车辗转,到了巴黎之外的乡间地界。

 

法国的乡间是个安逸的地方;或许其实大多数的乡间都是如此。没有高耸入云的建筑,也不似纽约那样的快节奏;闲散、安逸。让-路易和杰夫在巴黎分手,他说他要整装,开始追求自己的梦想;

 

“成为举世闻名的摄影师,是不是棒极了?你觉得我第一站去哪里好?非洲?”

 

杰夫对此不置可否。

 

事实上,倘若没有路易的拉扯,他或许从不会接触到菲利普和他高空行走的世界;而时到如今,这趟纽约之行更像是一次意料之外的旅行——

 

激动过后,只剩下疲惫与空虚。

 

杰夫拖着行李回到家;他推开门,却静悄悄的。他的父母常年外出旅游,家里也时常只有他一个人,事实上,杰夫幼时总是被父母当做出游的累赘;因为他那可笑的、夸张的恐高症。他因此被放弃一般放养了二十多年,甚至一直学不会说英语;但那无关紧要,他凭借自己精妙的逻辑思维,成为了一名高中数学教师。

 

——尽管其实也挺挫的。

 

但杰夫的字典里从来没有类似于向上、攀登的词汇。他畏惧这个;哪方面都是。很久以来,“安稳”是他生活的重心,而他为此蹉跎了许多。

 

杰夫坐在屋子中间的一张板凳上,周围是长久未被保养而蒙尘的家具。他坐在这些静默而安稳的家具中间,忽然回忆起另一种感觉。

 

那也是个静默的处所——                         

 

静默而安稳。

 

那是距离地面四百米的地方;他,还有菲利普,悬坐在四百米高的半空。

 

他们静默——

 

是的,他们必须保持静默;因为外面是和他们不共戴天的、四处游走的警察。

 

而他们安稳——

 

他们必须安稳;他们脚下,是能摔成烂泥的、四百米高的虚空。

 

他们静默地对视,眼里只有彼此;这让他忘记自己正处在怎样的环境里。

 

他注视着菲利普;细细地打量他。那个时候他忽然发现,眼前这个人真是个俊朗的男人;他的五官精致,而面庞棱角分明;更重要的,他的眼睛是天蓝色的,像天空一样的颜色。杰夫很少抬头看向天空,这会使他眩晕;但现在他可以仔细地鉴赏这美妙的颜色;乃至沉沦其中。

 

他像是忽然明了,为什么他们所有人都会一直死心塌地地跟着他继续着疯狂的设想;是的,疯狂。即便他亦是参与者,即便成功已唾手可得,他仍然认为这是一件疯狂的事——但就像有人说过那样,美貌的人就算说谎也比别人更可信;而或许,正是因为菲利普这张漂亮的脸暗中蛊惑,和他滂湃的言语,最终让他们一起疯狂——

 

而他清晰地记着那个他们呼吸可闻的瞬间,这让他在回忆中,亦为之心动——

 

杰夫猛地睁开眼,眼前看到的是家里的天花板。他剧烈地喘着气,慢慢发现那不过是个梦。

 

他的呼吸逐渐恢复平静,大脑也逐渐清明;他有些庆幸,又有些懊恼。

 

但他不敢起身。他隐约觉得,有些反应已经发生。

 

他不敢面对。

 

让-弗朗西斯·杰夫,在他完成那个超越他生命常态的经历后,又变成了那个胆小鬼。

 

又或许。

 

他从来只是那个胆小鬼。


-未完-

----------

电影《云中行走》的同人,是冷得应该没有圈的一个……_(:з」∠)_当时看完有点气血上涌想写同人,但是一直没想好结局,就搁置了。为了写完,翻出来督促自己【。

OMG我震惊了真的居然有圈……!loft太6了……!

评论(2)
热度(4)

© 周山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