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BD]蓝灰色眼睛的黑姑娘

第五章

潘西·帕金森作为一个出身优越的纯血家族女孩,许多年以来惯于“规矩”的约束:应当作为淑女般优雅,应当维护家族的荣誉,应当谨记纯血的骄傲……应当在手臂上,烙下“忠诚”的印记。

 

深夜是个好时候。她还记得在阿兹卡班的深夜;在伏地魔彻底倒台之后,摄魂怪已经被撤离。但这并没有让人感觉变得多好;昏暗狭小的房间隔绝了她的一切观感,没有白天黑夜,没有动或者静;沉默笼罩着她,但她知道并非如此。她猜测那些个深夜;因为连那些傲罗经过的隐约声响也不会有。那个时候,她才会清醒无比地看到她自己;无须遮掩,无所担忧。她在那儿待了整整一个月;直到他们仔细核查,发现她作为食死徒的行动并没有像她所虚张声势的那样残忍、她并没有剥夺过任何一个人的生命之后,她被放了出来。

 

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她如应当的那样,询问她亲人的情况。那个眼神正直的年轻傲罗却摇了摇头,表示程序还在进行,他无可奉告。

 

她当然注意到对方目光中的怜悯;但她毫不在意那个。她迈步从阿兹卡班走出去,如同每一个劫后余生的人,脚步轻快而欢乐。

                                              

应当是,从那个时开始,她喜欢上了这个时候;应当是漆黑一片的,或者至少只有那种朦胧的视线。她无须是个虚伪的斯莱特林,没什么需要顾及。这个时候,也合适她靠在窗户边吸一根纤长的香烟,她会穿着一条柔软的吊带睡裙,烟雾之中,手臂洁白纤细。

 

潘西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好女孩;她所要遵守的那些个所谓纯血种的守则大都是她厌恶的,特别是它们被包裹上名为家族的外衣。她认为那是种欺骗,很多时候她简直乐意见到它们受挫——有时候,她的期望会实现。尽管那些时候总是她的德拉科出糗的时候——

 

她的德拉科是个货真价实的纯血种。他有着常人眼中带着贵族特质的形容,苍白而消瘦,不近人情,热衷衣香鬓影的聚会,还有那些有的没的的规矩——笃信纯血的优越,对哑炮和混血种百般不顺眼——就像他无时无刻不挂在嘴边的父亲一样。

 

但这种天赋的优越在救世主面前变得不堪一击;从哈利·波特在所有人面前拒绝了他开始,之后的德拉科一直是输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所有人面前一次又一次地出丑,甚至因为挑衅而受伤。一向捉弄别人的德拉科在救世主那儿体会到了羞耻,但在潘西看来,总是觉得这就仿佛是那个见鬼的纯血荣耀遇上了克星。她无法抑制地,在目睹德拉科的倒霉之后,和周围的人一块大笑,就仿佛,她也得到了胜利。但那之后,她总会遭受德拉科充满委屈和怒火的注视;然后就是长达半个月的,对她的刻意无视。每当这时潘西都会觉得自己真是坏透了;她居然会在她的德拉科受到屈辱的时候笑话他。所以她总会安静地等着,等着德拉科消气,然后他们再像从前一样要好。

 

这是经常发生的事。

 

总是会有女孩笑话她:嘿潘西,你果然只是爱马尔福的脸。这个时候潘西会坚决地否认,爱德拉科的脸?是的当然,他是我的菜。但我爱的是他的所有,这在很久以前就是这样。

 

这表白实在是太过露骨;几乎所有人知道帕金森家的女儿对马尔福家的独子穷追不舍。但在这件事上她的家人却并没有对她强调他们珍视的家族的荣耀,什么淑女的姿态;毕竟他们的女儿如果真的搭上了马尔福家,这实在是个难得的好事。潘西沉默地接受他们“抓住马尔福家独子的心”的要求,却在转过身后忍不住冷笑。

 

看吧,他们就是这么虚伪的人;什么荣耀什么家族,都不比就在眼前的利益重要。

 

——但她的德拉科,她爱的德拉科,又怎么会是他们口中的,要去攀附的德拉科·马尔福。

 

“所以,潘西阿姨,Dad和我真的很像吗?”

 

窗外,墨色的帷幕已经落下。安德披散着像丝绸一样柔亮的黑色长发,穿着柔软的睡裙坐在床上,锲而不舍地问着这个问题:“纳西莎奶奶说看到我就像见到Dad一样,但是我长得和Dad一点也不一样。”

 

潘西正在用魔杖把床头的台灯调暗,转头看见安德有些消沉的模样,她又笑着把光线调亮,深色皮肤的小姑娘在灯下睁着眼睛委屈地看着她,“嗯,老实说安德,你的长相确实受你另一位……家长的影响更大。但是亲爱的,你有一双和你的Dad一模一样的眼睛。”

 

安德却还是摇摇头,“但我们还是非常不一样……”

 

“不,安德,”潘西打断她,“你的肤色、头发、鼻子、嘴唇,这些都是梅林来决定你更像谁的。但只有眼睛,你透过它所能看到、你所感知的世界,只有这个,才是真正由你来决定的——

 

“你拥有和你的Dad一样的眼神……当我看到你,我会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不要担心。你非常像他。”

 

——她的德拉科有一双灰蓝色的眼睛;那是看起来极为清冷的色彩,让人觉得难以靠近。

 

她第一次见到德拉科,是在她第一次参加舞会的时候。那时她是个毫不起眼的附带品,跟在父母身后去拜访举办的主人,马尔福先生;那个铂金发色的小男孩就站在父母身前,微微昂着头,灰蓝色的眼睛毫不怯懦地看向面前的客人,率先标准而恭敬地行礼:“尊敬的帕金森先生和夫人,我是德拉科·马尔福,我代表我的家人欢迎你们的到来。”

 

她这才被父母慌忙地推出来问好;但她被德拉科看向他父亲期待而崇敬的目光吸引,只会呆呆地站在那里。他们最后尴尬地离开;但那之后,她躲在角落里,悄悄地盯着他看,直到被对方发现:“帕金森家的女儿,你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她没想到自己会被对方抓住,“因,因为……”她结结巴巴地想编出一个理由,“因为……你很好看。”

 

这是一句太过直白而冒犯的话;铂金男孩果然皱起了眉头。但下一刻,他忽然笑了起来,“帕金森家的女儿,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眼光很好。Mum说我和Dad长得一模一样,Dad是那样出众,我当然也不会逊色。”

 

潘西仔细地看着眼前的男孩,他正望着父亲的方向,灰蓝色的眼睛带着一种让她觉得耀眼的光芒:“你很爱你的Dad。”

 

德拉科奇怪地看向她,“当然。”而后又补充了一句,“就像他们爱我一样。

 

“你不爱你的Dad和Mum吗?”

 

“嗯……当然爱。”她说,“但是我也很喜欢你和你的Dad。”

 

“嘿,你不能喜欢我的Dad,”铂金男孩快速而不礼貌地反驳她,“那是我的Dad,不是你的。”

 

“那……我可以喜欢你吗?”她小心地问。

 

“……好吧。”男孩犹豫地点了点头,“只要你不喜欢Dad,我允许你喜欢我。”

 

“那我可以叫你德拉科吗?”她这才想起自己错过的自我介绍,“我叫潘西。”

 

她看见铂金男孩睁大眼睛看着她,灰蓝色的眼睛带着一种迟疑,“哦……大概……也许……我觉得……是的。

 

“我允许你这样称呼我,潘西。”

 

她开心地道谢,“谢谢你,德拉科。”

 

“这不算什么。”德拉科微微扬起头,但随后他带着一点隐秘的兴奋低声对她说,“这真神奇,我还是第一次被其他人叫我的名字。”

 

“我是第一个吗?这真是我的荣幸。”

 

“是的,他们都叫我马尔福少爷……”他听出铂金男孩的声音有些低落,“但是,那无所谓。”

 

“我是Dad和Mum的德拉科,其他的我并不在乎。”

 

“现在也是我的了。”她开心地说。

 

“……这有些亲近过头了。”铂金男孩忽然涨红了脸颊。这时他又扬起了脑袋,“我要去找Dad了。再见,潘西小姐。”

 

“再见德拉科。”

 

——在远远看着的时候,她从没想到那样冷漠淡薄的颜色之下骄傲的德拉科,其实是个孤独而害羞的小男孩……他只有Dad和Mum,一直独自长大,并不知道怎样和其他人做朋友;而其他人碍于这样那样的理由,也并不会告诉他。

 

她作为那个幸运的“其他人”,后来还有布雷斯,得以去知晓那个德拉科,知道他单纯却又复杂的心情;知道他在被救世主拒绝之后,许久都没有信心去结交下一个朋友;知道当一切天翻地覆时,他的茫然无措。

 

她其实是自私的;在他最无助的时候选择冷眼旁观,让他最终烙上了一辈子的印记。那当然是他自己的选择,而她那时也自顾不暇;但那不应该是她的德拉科。他应当永远是那个带着一点自得的骄傲,不甘人下、冒失但贴心的德拉科;而不是那个被耻辱和仇恨压迫得失去理智,去遵从那个疯子的食死徒。

 

那并不是他的过错。

 

错的是他的世界。

 

大战之后她被关进了阿兹卡班,她有时会偷听傲罗的谈话,从中得知卢修斯被隔离,而德拉科因为被发现并没有完成一件任务而被解除了监视。她听见那些傲罗嘲笑不可一世的马尔福们的惨象;小马尔福懦弱至极,连魔杖都握不住,只会哭着喊爸爸——

 

那是胜利者的偏见。

 

没有人有理由去苛求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看透是非对错;当你所笃信的事在一瞬间彻底倾覆,你的世界崩塌,如何能再重获信仰?

 

在他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的时候,在他面临人生巨大的崩塌的时候,又凭什么将他的眼泪认定为无能,他放下的魔杖是懦弱,而非是他本身也不忍心如此?

 

“你的Dad……是个把家人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那是他最珍视的。他无条件地爱你,就算你们相隔十一年才再见。

 

“安德,你是不是也无条件地爱他?”

 

安德重重地点头,“嗯!”但之后,她小心地问道,“潘西阿姨,你是不是……也无条件地爱Dad呢?”

 

“当然。”她回答得爽快。

 

“那……”安德的声音慢慢变小,“那你会不会是……Mum……就像纳西莎奶奶对卢修斯爷爷那样……?”

 

“哦,这个,”她叹了口气,但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不不不,当然不。”

 

“哦……”安德的声音有些消沉。

 

“但是,安德,”她伸出手把女孩脸颊旁的黑发拨到一边,轻轻抚过女孩的脸,“你的Dad是个幸福的人。他有你,有卢修斯和纳西莎,你们都爱他,就像他爱你们。你是因为爱降生在这个世界,你一定要记住这个。”

 

“嗯。”安德点了点头。

 

“那么安德,晚安。”潘西再度把台灯调暗,即将要离开的时候被女孩叫住。

 

“潘西阿姨,你知道我的Mum……是谁吗?”

 

“……抱歉,我并不知道。”她说。

 

“但是我想,她一定是一个,很好,很爱你的人。

 

“就像你的Dad一样。”

 

tbc  

 

 ----------

大家新年快乐。

逢节日的更新又来啦XD

写得很纠结,好像是借着潘西的口对小龙的表白////【老母亲心态的

我是真的很喜欢小龙一家人对彼此的那种重视,很多时候这种感情比爱情更打动我。当然如果说我是在花样给小龙洗白我是坚决不会认的【叉腰

原本想写布雷斯和小龙的过夜的,但是不知道怎么没写出来,天呐为什么感觉控制不了他们了,希望下一章两个人不要搞成狗血剧【什么

谢谢还在看的各位,我会努力提高更新速度的quq

 

 

评论(1)
热度(16)

© 周山不周 | Powered by LOFTER